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句话的怀抱有多宽广

 
 
 

日志

 
 

了然  

2013-03-03 13:15:07|  分类: 撒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课的时候,忽然一个激灵,脑中又响起那个声音——你终将死去。这个念头你始终都没有办法阻止,我都忘了我究竟是何时被它蛊惑。我说这一切始于贾平凹笔下的狐狸,那是小学五年级从儿童文学迈开的第一步,我忽然察觉这一切都是宿命。但或许更久以前,在我六岁还扎着羊角辫坐在八仙桌前感受到心跳的时候——然而那时对生命我都一无所知。

    我不知道,我倒着躺在床上,脚枕着床头,侧着脸看外头月亮的时候,这个声音就会神不知鬼不觉的跳出来。我说,人是不能直视死亡的,我躺在床上琢磨,后背发凉,我看着自己的手,想着以后只是灰烬罢了,我就不能自己。

        恐惧造物。

        你看死亡一会儿就要偏转过头去,这跟太阳光过于强烈,你不得不闭眼一样。

    往往这个时候,我就要搬出不死人来给自己一个暂停的空档。既然一件事没个终点,就用对立面来推。你说一个人活的太久,格列夫游记里面的那些不死人,假设用火烧不死,用水淹不死,没有空气也不会窒息死,星球爆炸就一个人睁着眼睛在宇宙里漂浮,直到下一个地球出现。那么之前的一切成了历史,你在故事里,也在故事外。你成了一个旁观者,但你本身就是参与者,不过已经没人能证实你的话了。太阳是别人的,你至始至终是乡城的异客。所以,死亡又有什么可怕的。人最后成了黄沙,你说撒在沙漠里最好,形神俱散。那你就真的什么都不是了。你也不知道后人还能存活多久,星球能存活多久,宇宙能存活多久,不过那些都和你没关系了。

    对应的,在你意识到生是什么的时候,你也幡然醒悟死是什么。此前幼时关于外婆去世的事的本质你都知道了,为什么臂膀上有红布,为什么亲人要围着她哭,为什么她不见了,只在你脑海里留下佝偻的背影。也终于能体会为什么前些年一个不常走动的表亲去世时,母亲见到她在水晶棺材里的容颜也忽然落泪的心情了。在死亡面前人太渺小了,就像《盗墓笔记》里凡人见到气宇轩昂的宫殿会不由自主下跪一样。

    人是什么呢?不过就是指尖顶端凝成的一滴水珠罢了。死亡带出了一些,却终止了一切。所以我牢记梭罗大叔的话——不要在死前发现自己从来没有活过。于是人们高喊要“及时行乐”。但这乐太泛了,人们的追求截然不同。我这样平静安逸的活着挺好,但我倒睡在床上,那声音暗示我终将死去时,我就不得不重新审视自己的人生。然后,你听阿信唱你并不是真正的快乐,阿多尼斯紧接着又说,而是在想象中。

    于是你用精神意志拟了另外一个自己,她单纯沉默坦然随行果断,有你想要成为的一切,但她更多得承担了你的阴郁绝望和对死亡的敏感。纳兰公子喃喃,“因听紫塞三更雨,却忆红楼半夜灯”。你说,她、就是紫塞。于是她在你的幻想世界里执行着一切可能或不可能的事,跳楼、割腕、冒险、对厌恶的人拳打脚踢甚至解剖、还包括杀人。她可以出现在废墟里、古庙里,甚至可以出现在冰天雪地的阿拉斯加旷野上。想到这儿,你就会发现,你的世界里只有你、我、他,我们、他们,没有你们。反过来说——没有“我们”。你说你想着听着看着做着,你把自己隔离开来。但不完全这样,你仍是他们的好友、他们的亲人和其他人的陌生人。你有在这个世界上存活的代号,你还要交税。谁笔下的他抛弃了一切,只身一人生活在船上,切断了和外界沟通的任何渠道。那么他感悟到了什么,广袤无垠的空虚还是人生本质?不,是他存活于世的本质。我不知道,我也不会也不能付出一生的代价去试验。太孤独了,像海子那样迟早会把自己逼死的。

    再说这,你四肢健全,五官完整,可你活了20年又搜寻到了什么?死亡的声音在敲打你,你说要认识本我,也就是ego,就像SHIKI的存在,极端的中点,或许是"终点"。你说极端处是毁灭吧,可谁又说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这里出现悖论,go to extreme到底是一种怎样的存在呢?如果假设是球体式的圆圈,那么你一直向南走,便会回到原点,这可以理解成你找到ego了吗?不然,生老病死在我看来是个死循环,因为下一个周期的主体不是你了,无论有你多少血液的流淌,多少基因的承袭,即使是一比一的克隆体,那都不是你了。

    我是九月九日生,九是一个轮回。我不会算卦,于是需要一种介质作为恶趣味的载体,那就只能是通俗易懂的星座。说九九生的人企图尝试各种磨难并乐在其中,那简直有如醍醐灌顶。我是宿命论者,我坚信“悲剧的主角不是人而是命运”。我想着,上天让你死,那是不容偏颇的,没得商量,死神拍拍你的肩膀你就转瞬即逝了。

我又想起无限恐怖里的盒子理论。我就一直认为人类在盒子里,至于外界是什么不得而知,就跟我们堆城堡并赋予泥巴人设一样。但那工程太大了,超越人类想象的范围。于是蝼蚁般的我们只能虚拟个上帝或者佛陀(都在人心)。或者来个终极Boss,每个人都是提线木偶。你说不可能,人是灵长类高端,其实你p也不是。你在你的轨道里运作一切无可厚非,不过这一切鬼斧神工,就像你在搭积木或者设计迷宫,还要有诸多关卡呢还有多余的自然也要被抛弃。所以达尔文说物竞天择,""择,谁在"",因素太多了。修仙世界何尝不残忍,搞不好还没筑基成功就被夺舍了。作者大概也希望有一个人代替她在臆想世界里被""吧。

当然,你要说,我不是自愿介入这个世界的,每一个人的出生或多或少带点被逼无奈的成分,可就是这么巧,你是被那枚精子选中的卵。赤水一路上被穹目那个混蛋推着进入了众多险象迭生的地方,但勇于“认命”很重要,那可不是懦夫的行为,与其带着你那不值钱的骄傲与尊严独闯世界做着“舍我其谁”的白日梦,不如接受这一个个突如其来的厄难。既然斗不过Boss,你就学乖点,那也不是随波逐流,只不过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罢了。活下去是你的命,就这样死了也是你的命。哲学家说人是被抛到这个世界上来经历磨难的。这跟我的盒子说如出一辙,不,是无限恐怖同人小说里李滢的盒子说。无限流里主神的目的据楚轩分析就是它想要锻造出一批身心素质过硬的人,甚至一个团体,让他们经历恐怖世界的轮回,然后安全得带着在盒子里得到的力量回到人类世界。回去之后大家会怎么做大概每个人都能想明白,毕竟经历了一场又一场的生死较量,每一个盒子里的人大概会进行更谨慎的抉择,郑咤就说过回去以后想当superman。至于作者Z大是否也同样对现存世界抱有极大的失望甚至绝望的心态,我就不得而知了。

再说回来,“洗脑”方式也很简单。问心阁里就有道德经的引导,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当有神明一直紧追不舍得向你发问时,你就不得不迅速做出决定——是继续持有自己的观点还是束手就擒屈服与所谓的神的旨意或者两全其美得与新认知融为一体,淬体然后明心志。于我,我一直反复问自己:然后呢?到最后当然然后不下去了,刨根问底、打破沙锅问到底,这些实在都太可怕了。就算无旁人,问自己也实在没有个所以然,遂放弃。你说要随遇而安,安之若素,这些也没错,前面提到的农夫一定也这样,不过人家天性醇厚,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自然能安。你挽起裤脚有模有样却学不得农夫脾性的半分,所以一般人依样画葫芦就成了随波逐流。我天生讨厌“被主动”,拒绝“被安排”,我一生的格局就像奇门遁甲里的生门和死门一样是不容被打乱的。你一不小心进了我的死门,我便把你否决得渣都不剩。这是我的规则,我人生中自导自演的游戏。

现今社会上众说纷纭,谁知道你TM到底在磨叽什么。我更爱自己to seekto find的过程,并且never field。自己找到的都是自己的。不过太过叛逆,前人的路走了千遍万遍,他说那条不能走也没必要走或者说走不过那我也没那么大英雄主义偏要义无反顾得踏上不归路。福兮祸兮,绝对论是敌人呐,人生呐,也就一场梦。

既然我臆造出了紫塞,她便要随着我异想天开的心成长。到了15岁,心智第一次有崩溃溃散的迹象。忽然发现自己想要得是否太多了,就像慌要圆谎,那是圆不完的。与其千辛万苦得圆谎,不如一开始就道出事实真相或者干脆三缄其口也行。我是太需要“适可而止”的忠告了。紫作为一个抽象的主体,在我的认知里活动已然不能深入更多。其实压根就是作为主体的我能够为她模拟的场景有限。很多事情光靠想像果然是不行的。你说要缔造一个世界还不容易,那可是极其无限,任你畅想啊。不过对于一个未涉世事的女孩来说,童话世界恐怕不能满足自己的需求了。那时正值中考,你必须放弃一些东西才能挽回(对,没错,是挽回)一些东西。于是我痛心疾首的放下了手上最后能为我提供灵感的源的东西——各种稀奇古怪的书,跑去中考了(其实没考QAQ)。紫没有了这些载体,她的存在了无意义,于是你谎称是她自己离开的,这样一来,你能够创造的东西就很有限了,那时的我没有办法来模拟她写一些东西,所以我高中三年能写的也太少了。高考之后,你理所当然得以为自己又能捧起那些书,却发现紫依旧回不来。那种感觉非常糟糕,只有你在极度压抑和痛苦的情况下才能模拟她的口吻。用无限里的话来说,基因锁打不开了。而那时分手只是一个契机,给我一个开口的契机。没什么体验,人就整个散了架,囤在自己狭隘的世界无所事事。书看不进去,状态极差。我并不把“平平淡淡才是真”奉为真理,那是年长的人对自己一生的总结,这总结建立在年轻时的疯狂甚至无理取闹的基础上。他不能要求我们这些祖国的花朵(呸)一开始就进入了人之将死的老年状态。不科学!

(草稿上写着“周易”“佛觉”提醒我什么,可我忘了)

Boss给了我们一年365天的限定,运气好的话,活个890年不是问题。那我们在有生之年能做些什么呢?无限里每一部恐怖片所给时间,人数限定都不同,看剧情支线的难度。相比之下,人这一生多宽泛啊~你身边的条条框框能阻止你个毛线,你甚至都不存在危机感。不必怕跑到一半来了一群丧尸。你或许觉得死是一件很遥远的事,但这一切没有你想象中来得容易,无限里不能完成任务是要被抹杀的。唔,是抹杀。但这样一想,人类世界太可怕了,你或许到死都不知道该死的任务是什么?于是各种虚度光阴。但Bug又来了,及时行乐,你若行灯红酒绿之乐,意义何在?你是在enjoy还是在waste?这个任务很虚的,就是因为这样,每个人察觉到的接受Boss的旨意是不一样的。

但这声响(你终将死去)不断敦促着我,我就逐渐感悟到(现在一切)这不应该是我要的。于是我想,我要在这个世界上找到与我并肩行走的人与事物。(或许这是任务,或许不是,但那不重要)我逐渐看了很多各种稀奇古怪的书籍,内容也都很抽象,和死亡一样。我那时觉得我走在一扇巨大的门前,就像红楼梦里宝玉的梦境一样,迷惘,不知所措,不得要领。我高中舍弃的更多,一心想要进入向往的学府。理性知识的逐级递增拓展了我的胸怀,但因为他,我有觉得很多事情功亏一篑。但我不能说是他毁了这些,要不然这可以证明他是多么的骁勇善战,不不不、我拒绝高估他的存在。在很长一段时间,他的确给予了我莫大的支持,至于后来为什么要用沉默折磨我,我是懒得去猜想了。我要的东西很纯粹,我在他身上是没什么可图的。这的确是我曾经很认真对待的一份感情,不过流水一付,往事勾销,我还能期待什么能够残存下来呢?

 

 

 

 

  评论这张
 
阅读(12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