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句话的怀抱有多宽广

 
 
 

日志

 
 

old one  

2013-11-16 18:08:48|  分类: 撒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托旧梦的福,想起很多『旧』人。所谓『旧』,不新的,古老的,从前的,oldvieuxalt.

 

想起那个说因为我老是精分让他感到很无力而因此把我双掉的高三小朋友。因为他,我逐渐摈弃每个月随大姨妈奔涌而来的那一股子矫情劲。

我已经很少哭了,你看,一滴眼泪都没有。

到现在我还记得他最爱听的歌是《Gotta be somebody

Actually I met  him because of this song~

感觉有点可惜,因为我还蛮喜欢他的(什么嘛=    =。)不知道他大学考去哪里了,一定要好好学习呐~!

 

 

想起那个在我留言板里神神叨叨的路人甲:

“所以我跳出这个圈子打算出国了 

看到你也喜欢田园的歌  冒昧来踩 ~ (六楼后座和蝴蝶不知你看过没 是她演的)

说到诗人的气质嘛~ 可不要浪费用青春换来的灵感哦! 趁自己在高中还没有麻木之前。”

                                                                         ——打死我也不妥协

Heyguy,我最近又觅到了田原的踪迹。她拍摄了画报,举办了公益活动,甚至热衷于马拉松,听说还出了书,她过得很好,她过得一向比我们好,不知道你还喜不喜欢她。

她不再是我记忆里的模样,唱《跳房子》的那个阴郁的长发姑娘。我那时听从你的建议去看了《蝴蝶》,我看到她唱《she》时那随意的坐姿,慵懒的嗓音和一副事不关己的淡淡的模样。她看向爱人的眼神,三分暧昧,三分情欲的挑逗,还有三分真挚。

那年我16岁,她24岁,真好,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

 

 

想起那个在高三的某个深夜拨通我电话的陌生人乙,不自信的声音透露出他的紧张。我愣愣地顺从地张了口:

在什么树林,你酒瓶倒倾,你和泪饮酒……哪辆马车,载你远去,奔向远方,你去而不返,是哪辆马车……

我再也没有接到过那个人的电话,不知道他的名字不知道他住在哪儿又要出发去哪儿,不知道他哪里来的我的号码为什么要听我念诗……

不过那些都不重要不是吗?

在我的十八岁,有这样一个人静静的和我说一句“谢谢”,那就已经够了。

因为那是20岁的我不会再冒险去做的事。

 

 

想起宇怀在201233日给我发的邮件:

不知你是否还记得我。

我年龄与你相仿,现在身在加拿大。为了更好的学业所以远赴重洋,其实主要目的是逃避国内的教育体制。现今的主要的routine是攻克SAT,这是一样对我来说十分艰巨的任务。

多次想把你的博客每篇每篇逐字逐句的看过去,却嗟乎于日常的繁忙之中。因为SAT,我基本上不允许自己看中文。但是每逢上网,瞥到你博客网址的时候,都使我踌躇不已。我很喜欢你的文字…很多的文字,很多的想法,在我的脑袋里掀起的共振波是如海啸一般的可怕,那种心顿时塌陷的力量,恍若前世今生、似曾相识的臆想,我只能说我跟你想的很多都是一样……

我自作主张的把这理解为共鸣,读完长长的信,哭得有点泣不成声。因为如果说我出生的意义是不断地否定自己,那么我成长的意义就在于去接受他人对我的肯定以及忠告从而变得更好。

……交换了联系方式之后,我们便不再进行这种深刻又矫情得只存在于虚幻网络的对话。他督促我多写东西,我却仗着关系的熟稔无视劝告变得愈发懒散。他说在我出书以后他一定会买一大箩筐,我笑着反击“难不成我的书滞销了吗?又不是白菜价,好郁闷。”

相反,我做起了他的恋爱咨询师,听起来有点搞笑,自己的感情一塌糊涂还一副知心姐姐的模样开导了他。

宇怀只小我一岁,说起来也有缘,他在杭高,我在浙附,可惜他高二就去了加拿大,不知道…那边的枫叶是不是特别纯正。

 

 

想起了幼时暗恋的比我大四岁的哥哥。“长得可真帅啊”,我至今仍会向旁人津津乐道他帅气的样子还有让我一度陷入昏迷状态的性感的嗓音。握着电话筒在这头局促的模样应该被他看透了吧,小心翼翼的说“喂,你好,我是……”“小塞是吧”,每每到这种狗血的地方我就会掉链子,对自己说深呼吸深呼吸别紧张但一张口又会乱套。所谓语无伦次,真是切肤的体验。

 

他对我说“世人的眼光是最锋利的刀刃”这句话的时候夹杂着明显惆怅的语气。如果你看过《阮玲玉》,听到张曼玉饰演的阮玲玉说“我一死何足惜?不过是人言可畏,人言可畏”的话,大概也会感到深深的惆怅和……痛。

如果能回到过去,我不会沉默的听着他的呼吸声不知所措,我会轻轻的接上一句“你坐在桌子上就是反抗,抽烟也是反抗。整个姿态都是反抗的”。

你我的力量太薄弱了。

 

 

想起了然。每每点开博客链接一直都会跳出来说用户已设置权限。尽管这样,坚持了那么多年仍然希望他出现,转念一想何必呢,留在死去的过去好了,明天还活着啊。

记得背景是带着面具的小丑,记得左边是日志,右边是个人简介,记得一点进去就能听到《四月物语》的主题曲。

说起来勾搭上枝姐姐不就是因为他的好友只有我和枝姐姐麽(笑)。在姐姐博客的评论里还能见到他的踪迹,那个时候真想哭,原来你不是我臆想出来的啊。

 

散与未散只是须臾之间.  要突破, 却是跋山涉水的艰难迷离

                                                                          2008-8-21

 

对话不超过五句,他说“抱歉我只能做个不交付心绪的好友”。

他真聪明,我到现在才学会要如何不交付心绪,不交付心绪就不会交付真心,不交付真心就不会…被人践踏真心。

 

想起了心弦,他送我的《圣经》还有好好的诵念,“我在旷野,万念便死灰复燃”。整个高一都心心念着旷野的意向,马子当时还嘲笑我说人玩游戏还有N张地图,你这天天天住在旷野不腻歪吗?可惜的是,我再也没找到步入旷野的门了,或许...没有这个必要了。重生回来不是让我去寻找旧址怀念的。跟心弦断了联系,看以前的信件有点啼笑皆非,他的字真好看,不知道我写的是什么不靠谱的东西会不会引得他捧腹大笑,好像已经没有办法得到考证了。仍然会想到这个低着头踢着碎石子无聊的听国旗下讲话的少年,信奉基督教,热爱写诗,为人正直、热情...我把你错认为女生好两年的梗应该已经翻过去了吧,嘻嘻。

 

 

想起了路人J,高一淅淅沥沥的夜晚,我躲在教室用电脑上blog,点进他的页面,听一个奇幻不可思议的故事,怀疑真实性但也欣然接受故事强有力的逻辑还有让人神情恍惚的结局。稍有交流但也适可而止,因为我大概明白他的世界与我的世界永远不可能平行,哈,连做朋友的必要都没有,因为我一点也不想仰望你,会很累。

那个夜晚我关掉灯,一个人在教室吃泡面度过自己人生中的第十七个生日,那个夜晚,杭州下雪了。

 

 



  评论这张
 
阅读(117)|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