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句话的怀抱有多宽广

 
 
 

日志

 
 

Face to Face (2)  

2012-07-07 12:28:45|  分类: 撒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写的不太好,改了很多地方,因为当初定下的就是七日谈,想要认真写完。嗯,不能半途而废】

 

 

 

 

那夜绝望的我随后走出房门,倚在阳台上一声不吭,连呜咽和抽泣也都摈弃。我探出身子望向楼下的花岗岩楼阶。顽固不化的花岗岩脑袋啊,我兀自低声笑了出来,自由落体后,就会似一枚压印好的标本,血肉模糊,点点玫红在僵硬的尸体旁渲染,堪比那十里桃花,叫魂魄翻越几生几世,几代人。尽头却是虚无,让死去的我六神无主。

 

乱红飞过秋千去你也挤出一丝苦涩的笑容。

 

伤春感秋的愁苦心绪又是何必,人世间人儿走马章台,花儿飞过秋千,都是冷漠的,那时的我荒诞得觉得这世上一切都毫无半点温暖可言。我的生活靠自己支撑,我拟了一个虚无的我,旁人眼里,我一个人自言自语,自说自笑,自己给自己打圆场,他们的诧异眼神我毫不躲避,有什么关系呢,我早就把他们隔离开来了,我无须解释,我在和【我】自己说话,解释是件多么苍白无力的事,简贞说让懂的人懂,让不懂的人不懂,我甘愿是我的茧。之前果真是泪眼问花花也不语啊

 

十四岁的年纪,已经洞悉自己的处境了吗?真是尴尬的年纪,明明会懵懂无知叛逆张扬,你却突然来了一个急刹车,和别人分道扬镳了。

 

无关乎年龄,我一个人慢慢的成长,我认识谁,我和谁相处,我做什么事,我说什么话,从来不受年龄限制。说起来,我更像是走进了别人眼中的死胡同。我那时可真是胆大包天啊,盲目中竟然也给自己摸索出一条真实的血肉模糊的道路。无知者无畏。CEO不比一个田埂上的农夫更让我崇拜,智慧无界限。自我能够记事以来,我可以回想起的画面便是我坐在田垅上张望这个陌生的世界情景,或者一整天的发呆,从日出到日落。

 

小孩子的发呆从另一个角度看可是哲学家的沉思啊~”你调皮的朝我眨了眨眼。

 

~”我长嘘一口气,接着说道我当然没有陈胜的鸿鹄之志,也没有亚里士多德那样百科全书式的聪慧,更没有佛家弟子打坐冥想悟道的天赋。我所迷恋的也不过是夕阳西下的最后一片朝霞。我被父母放任,在沙土堆里和自己玩得不亦乐乎。每天扬着一张黑乎乎的脸回家,还很得意的想要拉妈妈去看我的作品,仿佛浑身笼罩着艺术的光辉,恨不得当时给自己贴上一个标签——【程大雕塑家】,自然现实和梦想是有差距的,结果总是少不了一顿骂,跟我母亲想象中那种穿着雪纺纱白裙,谈吐举止优雅的女孩子相去甚远。我可丝毫不畏惧,第二天兴冲冲的又去小土堆边上占据位置,宣告主权。

 

难道是堆砌城堡么?

 

疏通河道呢,哈,小时候的梦想居然是有一天可以带领众人疏通京杭大运河,现在觉得果然是天方夜谭。

 

不知为什么,说到这儿,竟有想流泪的冲动,不明白为什么年幼时候的执着竟会演变成今日我口中的笑话,我在看谁的笑话,年幼的我,还是现在的我。我自以为可以极力掩饰好情绪,心里却一直泛着酸楚。我犹记得幼年在西湖博物馆京杭大运河资料简介的橱窗面前,认真的思索的场景,为运河是世界之最而骄傲,为它一直没被完全利用而遗憾。那时的我坚定的以为,要物尽其用,就像喊出那个响亮的口号,浪费是可耻的。然而那时的执着只是为了验证今日的可笑?

 

新星一的故事,小孩子们在一起玩耍,这时来了一个飞船,下来几个怪叔叔,问他们有什么梦想,他们交头接耳,争相说出自己心底神圣的秘密,怪叔叔说他们要去完成一个任务,等他们回来的时候再帮他们一一实现梦想,等飞船再次出现的时候,孩子们都长大了,怪叔叔说现在可以帮你们实现梦想了。可是曾经眼睛里闪烁着期冀光芒的孩子们如今却是大腹便便,夹着公文包,顶着一头油光亮亮的头发,打了个嗝,说到:开什么玩笑,我们何时有过这样不切实际的梦想。

 

你看我眼中流露出异样的隐忍的深色,也并没有动作,张了张口,却是什么都没说,静静的等待着。我一恍惚,神志就又被拉扯回来。笑了一笑,表示抱歉,收了心里对曾经执着的念念不忘,继续说道:城堡太梦幻,灰姑娘的故事填补了每个女孩心底对于完美生活的向往,但人生向来狗血,与其和身边那些女孩子一样痴痴的去参加舞会,等来的不是王子前来邀舞,不如不去参加舞会。相反我总是喜欢看恶魔鬼怪,反而觉得他们身上闪耀着无限光辉,只言片语和无穷神力,只手遮天,我无限崇拜。

 

嗯哼。我还以为鬼神是小女孩的噩梦,尖嘴利齿,有着黑而乱的一头蓬发,杀人不眨眼,嗜血生物

 

大概我是觉得神仙和唐僧一样啰嗦,我喜欢冷静的生物,闪耀着睿智的光芒。好吧,我承认,邪恶势力还不错,天下不会太平,和平也只是层面,论阶级,论统治,民主何尝不是相对而言。当然我即使想愤世嫉俗也懒得动口舌,更何况,本来就是靠行动来说话。到现在,我最多是痛心疾首,我不是英雄,我能拯救的恐怕也只有自己。我虽然大无畏,但我也不再是十四岁的我,目中无人的勇气我既不会舍弃,也不会长久拥有。太愚蠢或者太聪明都是可怕的,给自己留有余地,我庆幸我有自知之名。只不过,时至今日,我还是觉得自己对人类抱有的期望值太高了,我还想说每个人都秉承自己的天性,世界就不会这样,可是演变到今天,很难拔草除根,风气已经形成,人们的审美观,价值观,世界观都不再单纯。活下去,不顾一切的活下去,这样执着凶狠的念头让我惶恐。我以为我回到了远古时代。但岂止只是回归没有人性的世纪,人类已经倒退了。

 

我顿了顿,对上你那双深邃的黑眸,你看我天生不是睿智的人,我的话永远滔滔不绝。我真真是比唐僧还啰嗦的。

 

我并不嫌弃你丝毫,我乐意听你说话,如你所言,面对面。交心的话一生有几次可以脱口而出,有几个人可以倾听。我是幸运的,而你,也并不应该为此自嘲。

 

随着对话的进一步展开,我意识到你已经对我有了深入的了解,尽管没有合盘,没有倾囊。因为我自己原本就只有少的可怜的想法。

 

你说的对。我起身泡了两杯上好的龙井,昏暗的屋内,并不真切得看见任何,你似乎很好奇转眼间我是从哪里端来的这杯龙井。你欲开口问,但又微笑作罢。我把你的疑惑尽收眼底,但也没有想要和你解释的打算。事实是,这龙井真不错。我走到你面前,递交给你,笑着说当心烫。  你再一次调整坐姿,回到初始端坐的状态,但这次稳当当的,对于那把红褐色椅子,我已经没有后顾之忧了。你呷了一口说,粗鄙之人不懂茶,但是我还是知道这茶极好

 

不用管那些,这些都是我自己亲手摘的,亲手烘炒的。你喜欢便好

 

亲手烘炒么?不会烫么?

 

呵呵,似乎每个人听到这个第一反应都是这个呢,茶锅的温度虽高,但是手掌覆在茶叶上,是温暖的哟。小时候被父母放任,可以做的事太多了,跑到一个农伯那儿学了这招,被我爸知道,被呵斥再也不许碰那锅子呢。小时候唯唯诺诺的答应,长大后还是一样的肆无忌惮啊。我耸了耸肩,摊开手,咧嘴无声的笑了,像是自己也拿自己没办法的无奈。

 

实在是有趣,我自小被奉为掌中宝,连茶锅都没见过。摆弄的也都是西洋乐器,看似高贵,然而我真的并没有太多天赋。

 

这些都没什么的。但是说起来,我庆幸我小时候可以胡乱的爬树捉鸟蛋,可以在田野上无所顾忌的狂奔,放风筝的技术也是一流的,还常在小溪里毫不羞涩的戏水。不过,奇怪的是,我并不乐意和同龄人玩耍。小时候的独来独往才导致我今天的潇洒走一回呢。

 

难道都没有交心的朋友吗?我指,那个时候

 

我只是性格孤僻,但是看上去没有不合群的迹象。只不过那个时候不谙世事,谈不上什么交心不交心的。小时候的闹剧就是类似于我和女A的作文一直被老师表扬,但是每次想要看一下她的作文写的到底怎么样,她就不给我看,一定要说好同时交换才肯给我看。看完后,两个人谁也不说话,其实心里都在低估她也写得没怎么样嘛,然后再暗自思量,那会儿争着看又是何必呢

 

你好象似乎一直在强调【何必】,我们人世间走这么一遭,不会也是【何必】吧”

 

“你倒是拿我打趣了,严歌苓《也是亚当,也是夏娃》的小说看过么?”我一边转身够我的文件夹,取出一份当年打印下来的小说稿递交给她,一边说道:喏,瞧瞧。

 

她却爽然的笑了“你看你问我又是何必”

“呵呵,我是多此一举了哟,麻烦姑娘即使看过了就再回忆一遍否?”

她专注着开始看起来,在只有纸页翻动的静谧空间里,我给自己和她都添了茶水,搁在旁边的茶几上,她抬起头来,甜美的笑容挂在脸上,一扫逼仄空间带来的压抑氛围,“茶凉了,我给您续上?呵呵”

 

我愣了愣,明白她所指,坐下来后,呷了口茶,滋润了的嘴唇轻启:如果,《爱有来生》。

紧接着竟是我内心几不可闻的一声叹息。

她仍继续低头认真看着,睫毛很长,眼睛眨动着,很是迷人。我暗自庆幸她没有继续接着这个话题聊下去,也没有感受到我身体的僵硬。果然啊,说起爱情果然比举起石头更重。

 

中篇小说毕竟不是几分钟可以搞定的事情。我闭目养神,舒缓了刚才僵硬的背脊,不愿意再去碰触心中最深刻的地方。

 

  评论这张
 
阅读(1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