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句话的怀抱有多宽广

 
 
 

日志

 
 

我的九  

2011-09-10 22:49:46|  分类: 撒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九 - 塞 - Zi

 

 

 

 

 

Dear 紫:

             即将踏入十八岁那根线的时刻,我非常紧张,出于对现状的忧虑,对未来的绝望和对过去的 不怀念。时间这时成了线性,绊得我再也不能前进。

 

            我跨进了【旷野】,我终究还是戒不掉这个习惯,总是要在学校偌大的操场上踱步。我高一的时候,带着小黑盒子,坐在学校角落,看着外面那间红房子发呆。我总是在想起幼儿园时给其他小朋友讲红房子的故事的时候哑然失笑。那家咖啡店后来一直装修,幸而外墙仍是粗糙的红砖,只是我不知道为什么,二楼那间屋子温馨的橘色灯再也不曾亮起。

            我的小黑匣子,我再也不曾带着它了。我怀念以前躺在学校角落听断断续续的歌。信号不好,黑色匣子的声音有点吃力,可我乐此不疲。我以为,我抱着它,我就仍是那个幼稚的傻孩子。

           耳边绕过一丝寂凉的天籁,  coming back ~

 

 

            紫,那天晚上我的心像是忽然绽裂开来,有一种绝望破壳而出,阿多尼斯说绝望之下是希望,可我再也没有什么飞翔的翅膀,都是枷锁,我被禁锢。我躺在草坪上,那天晚上的风特别凛冽,却无声无息,看似温暖的抚过,却叫我不禁打了寒噤。那股力量牵引我,推动我,却是叫我进入了荒芜之地。我闭上眼,我什么都不去想,我觉得那样的我,似乎是要转化了。十八年前襁褓中的婴儿,吮吸手指,她面对着这个世界有着与生俱来和他人一样的好奇心,可是如今,我却要闭上眼睛,不愿意再多看这个世界一样,尽管我仍保持着好奇心,至少我想自己去看见真实的东西,并非借他人的眼耳口鼻舌,我活了十八年,我健全的肢体,应该要好好利用,可是,为什么被那股力量牵引着,我却要闭上眼睛。

 

           他催促着我回去,我想他至始至终是不承认我有这样的一面,即使他了解每个人都是这样,人心隔肚皮,可是我总觉得在他的眼里,我应该最好是那个活蹦乱跳,跟他没心没肺开玩笑的我。  谁说不是呢,可是 我仍祈求他可以正面仔细看看这个最真实的肆无忌惮想要进入疯狂世界却又急于摆脱不堪入目的东西的我。   或者,不论我有多少面,他都应该平等对待,这是完整的人格,不容分裂,不容偏颇。

 

           我回到光明的区域,刚才周围的死寂顿时被可爱的人儿的嬉笑怒骂所代替。可爱的人儿声音交错,场面混乱不堪。我目中无人,我连我自己都不放在眼里。            之后,和他说些让我觉得不对劲的话,我一边即希望他能陪我去迎接我的十八岁,一边更希望快点结束那该死的对话。            他一直敦促我快点睡觉,心里充斥的是失望,覆了一层浅白的薄冰。           匆忙挂掉电话,逃离那压抑的氛围。

 

           紫,他是我的支点,毋庸置疑,他的话所蕴含的力量是那么的强大,只可惜,他沉默寡言,沉默是金。

           紫,我三番五次以为我要跟他分开了,可是不同的瞬间,忽然累得忘记要分开,只想贴的更近,不管不顾。

           紫,我知道,未来的事太可怕,我不知道我们最终会怎么样,或许,到最后已经没有我们了,只有 我 和 他。

           紫,我既然一开始就知道上帝不会将他的手放于我的手心,也就放开了去爱。可是我还是感动他可以抓紧我的手。

 

           掐断那段扰人的对话,我竟然兀自抽噎起来,口中一直重复:我恨你。

           我不知道 你 是谁。

 

           我喃喃,没有家人,没有爱人,没有朋友,没有一切。

           我到达自己转化的临界点时,便是这样的否认一切。我以为我道出的是真相,可我不能为此沾沾自喜。多么荒诞的时刻,相像自己抱着一束百合一直站在街上一动不动,他们的眼光该是多么的奇妙。  这就是异类。   但是是最可爱,最简单的异类。

 

           当我发现我自己已经无法抑制自己情绪的时候,我尝试着打破这个尴尬的局面。我突然渴望听到另一个声音,我希望那个声音可以带我去个有生气的地方,不至于我当时那般无助甚至有着想纵身一跃的苦楚。渴望被救赎,其实,到头来,只有自己,但是至少要睁开眼看看,明白还会有人愿意帮你,不计任何的回报,这是何德何能,幸而我的心里有你们住着。

 

           我仍是常常在夜里想起海子的诗,默念,常常喃喃   姐姐,我今夜不想人类,我只想你。

           我一直在反复咀嚼这句诗的味道,有点苦涩,可是多么温暖。我一直揣测海子写下这句诗的时候心情是澎湃还是平静。或者,暗潮涌动,席卷心上的一切污浊。

 

           枝,我真乐意叫你姐姐。我觉得跟比我大的孩子们说话,我会理性点。

           枝,你说你真期望我能开口说说,许是我自认为我是个事儿精,一直遮遮掩掩。

           枝,我要是长成了参天大树,我就能跋山涉水朝你走去。我真希望你能来我家,到时候可以爬自家的屋顶,安心的枕着你的肩膀入睡。

 

           零点的时候,守夜的孩子们发来温暖的祝福,你看,这居然是我发神经时要否认的东西。

           我果然人面兽心。

           我这边在哭着给姐姐说心中陡升的绝望,这边又忍着泪,一一回复,立马装作啥事也没有,佯装高兴的说“回头姐给你买棒棒糖”。

 

           一个踉跄,径直倒下,头破血流。

 

         

           凌晨三点半,终于入睡,纵然心中的慌张一直泛上来,我却仍然清晰的告诉自己,明天还有课,我作为一个高三学子,我有义务,有责任去尽力完成我的学业。翻身,阖上眼,前所未有的疲倦和困乏把那些不能说的东西赶走了。

 

           大叔说,不要想这么多,睡一觉第二天仍是快乐的,没事的。

           我说,大叔,咱不能自欺欺人,你不去想他,他就会不存在。

 

            当然,我知道那是安慰的一种说辞,估计大叔自己都不信。

不过这不要紧的,自己能把自己绕进去,自己为自己解答,到最后,是自己为自己做辩驳。

         

            大叔说,你已经成年了,《未成年人保护法》不保护你了,你自己看着办吧,不要出什么事了。

            = =,终于笑了。

 

           九月九日,正是还有九个月就高考结束了,那天,七月九号,该是怎样的心情。

         

           紫,九月九号,我一个人站在操场的中央,左边是球门,右边是球门,我站在中间。那是种很奇妙的感觉,浙附的操场周围都是树,你就感觉好像自己进了丛林,突然现出一个圆形区域,你站在里面,你抬头看天空,你应该有感觉,对,就是那种感觉,无法言说。你能感受到我所感受到的么?

           我放了摇滚,音乐的力量果然不容小觑。我内心澎湃汹涌,一直有力量涌上来,我尽量什么都不去想,这种时刻需要的只是静止。

 摒弃多余的,探入到灵魂深处。后来的我,走着走着,忽然在操场上做起了圆周运动,时刻觉得自己要被自己甩出去了。想要放声大喊,却终于克制住呐喊的欲望,停下旋转的脚步,一阵眩晕,紫,我终于是笑的没心没肺了。

 

          

          我的母亲,忽然在饭间变得爱叨叨,我的父亲却还是忍受不了她的挑剔。我没有了初中时看待父母的那种绝望,我总要长大的,我平静的低头吃饭。她说,我知道昨天是你的生日,我想打给你,但你下课已经十点了,我怕打扰你休息。我的母亲,她用了及其温柔的语言,我的心里有深深的划痕,她继续说,你的生日我还是记得的,即使缠绕着太多的事。我心里开始淌泪,我已经不再像以前那么多泪,但是面对母亲,总是会有难过,感动。亲情真的是很伟大的。我说,那又没事的。我不好意思的说,我也记得你的生日,只是到那天就会忘记,那天前记得,那天后回想也记得,偏偏那天忘记了。她说,终究是抵不过当天祝福的。

 

          话说到这儿,又开始淌泪。妈妈,昨天是你的母难日呢,十八年来,多好,四肢健全,人格完整。多好,我多爱你。

 

 

          人总是要回到原点的。老了以后,会渐渐开始有当初孩子的心智。断不可嘲笑,自己也会有那么一天。轮回真的很有趣呢。

 

          紫塞,我的九,我的轮回。

 

                                                                   岑   9.10

 

 

 

 

 

  评论这张
 
阅读(125)|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